订阅|手机门户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远方de人

发布时间:2015-12-24 点击数: 字号:T | T

 

汪卿丈夫肖春发1961年参加全国归侨青年模范工作者会议时,在天安门前的留影。

 

汪卿丈夫肖春发年年都是先进工作者。

 

汪卿一家人

  汪卿/口述  林小宇/撰文

  汪卿,漳州人,现年77岁,侨眷,退休前任职于漳州市针织厂。

  一

  得知远在印尼的婆婆跌倒,丈夫就急得想回去,飞机票买好了。哪想到,就在要出行的时候,他病倒了,而且住进医院后情况都没有好转,直到去世前还惦记着回印尼的事,惦记着远方的母亲……

  我的丈夫名叫肖春发,出生在印尼东加里曼丹的麻里巴板,这是一座靠海的石油城市。那里有很多中国人,他的祖上是从福建金门过去的,有兄弟姐妹10人,他是家里孩子的老大。

  很奇怪的是,他作为家里的老大,却从来没有读过书,这种情况在华人社会中不多见,也许当时他家的确经济很困难,需要他帮助做事,或者的确没有财力供他上学。应该承认,读书学习会增长见识,会明辩是非,但对于他,虽然没有读过书,却能秉承华人的传统,吃苦耐劳、忍辱负重、忠厚老实成为了他的性格。

  不识字的他,却很爱翻看来自中国的书报,看的是里面的插图和照片,而这些插图和照片都给他留下很深的印象,尤其是刊载新中国报道的报刊,让他爱不释手。有一次,他在《人民画报》上看到了一组解放军的图片,他就像着魔似地不能自拔,梦想有一天自己也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身穿军装,手握钢枪,保卫中国。这一梦想很快就成为了他追求的目标,而且不顾一切地要回到祖国。

  也许海外华侨都有一个与生俱来的思想,那就是祖国是心里的圣地,回到祖国是一种心灵的回归,而对于没有文化的他,祖国这颗种子早早就埋藏在他的心里了。

  二

  我认识他时,他是漳州化工厂机修车间的一名工人,他给大家的印象是勤勤恳恳、埋头工作。1960年6月9日,漳州发生了一次罕见的洪水,许多房屋都被淹,这时他依仗水性好,救出了很多被困的群众,也是在那次的抗洪救灾中,很多认识了这个归侨。

  有一次一台抽水机坏了,为了抓紧时间,没等把机器移出来,他就跳进水坑里修理,等修理好时,他整个人就像一个泥人。

  他很爱自己的工作,他的这种热爱也许和别人有不一样的地方,也许在他的内心深处,他把整个国家都当作自己的家来看待,因此无论做什么,无论多辛苦,他都觉得这是为自己在做事,但他同时也爱自己的家,因为这个家给了他另外一种温暖。

  结婚后,我们一家都住在我母亲那儿,他对我母亲就像对待他自己的母亲一样孝敬,当年我们俩的收入都很低,但每个月都要挤出一部分钱给我母亲,随着我们有了孩子,家里开支有些紧张,我提出是不是母亲的那份钱就不用给了,他一听这话,就急起来,说这不行,宁可我们吃饭配盐,母亲的钱也不能少,当时他在华安分厂工作,几个月回来一次,于是他把自己在外地的生活费节省下来给了母亲。

  正因为这样,我的母亲非常喜欢这个女婿,甚至将他当作自己的儿子来看待。

  三

  丈夫1958年回国,当时他背着父母独自一人回到中国,身上就带着几件换洗的衣服,最值钱的就是手上那块手表。一到国内他就要求参军,可参军需要通过审核程序,由于无法了解他在海外的情况,所以他无法实现参军的意愿。

  这对于千里迢迢回国的人来讲的确是一次挫折,但他还是能理解在哪里都可以报效祖国的道理,因为他依然抱着原先那股爱国之心而努力工作,而且年年都被工厂评为先进。

  上世纪60年代,中国发生了3年困难时期,工厂里的一些人申请出国,有人也劝他离开,可他说,自己回到了祖国,就没有想离开,毕竟这是自己的祖国,也就是自己的家。

  1961年,他作为归侨代表参加全国归国青年模范工作者会议,在北京受到了团中央书记胡耀邦的接见。那时的人们能到北京是一件很光荣的事,而能作为先进代表到北京,即使是一个普通人都很难得到,何况他是一名归国华侨。

  那时的他,因为没有文化,连写信都要请人帮忙,他很想知道远在印尼亲人的情况,也想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他们。关于他到北京的事,他一定会通过书信告诉那些生活在麻里巴板的人们,告诉他们自己的幸福感受。

  四

  也许当时他冒然离家回国,多少心里有些愧疚。那时他还没和我结婚,住在集体宿舍,知道父亲去世的消息后,一个人躲在被窝里痛哭。这些事是他同事告诉我的,那时我知道他很想念在印尼的亲人,想念麻里巴板。

  1991年,中国和印尼关系开始恢复,他就急不可耐想回去,于是他的三弟为我们办理了手续,很快我们就飞往了这个让他魂里梦里都想去的地方,当飞机在印尼首都降落时,他就像一个兴奋的孩子一样,看到什么都高兴。

  三弟开着汽车来到了家门口,他的母亲早早就站在那儿等着我们,看到母亲的那刻,他几乎是奔着过去,一把将母亲抱着,两人流着眼泪哭诉着,过了一会儿,他母亲也将我拥抱,瞬时我的眼泪也流了出来。3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但这次离别我们并没有感到悲伤,因为接下来的日子,我们两边可以经常往来,不再会因为距离而阻绝联系,不会因为政治分歧而断绝沟通。

  之后,他又独自回到印尼2趟,每次出行或者回来他都显得非常高兴,他觉得,在他晚年,母亲高龄还健在,使得他能继续尽孝,这无疑也是一种幸福的标志,于是他先后3次回到麻里巴板。可在想第4次回去时,他却自己病倒了。

  五

  不仅飞机票都买好了,为母亲准备东西也不能送到她手上,但他还一直以为这次只是一场小病,不久就能痊愈,就能再次回到印尼看望他那近100岁的老母亲。

  那段时间,我天天守护着他,心里默默为他祈祷,可他醒来看到我时,却说我变瘦了,要好好补充营养。听到这话,我的心都碎了,眼前这个我一生所爱的人,在被病痛折磨时,心里关心的不是自己,还是别人。

  ……

  最后,他还是走了,他去世的消息我至今不敢告诉他母亲,谁也不想让这位翘首等待儿子的老人伤心,让那位远方的人难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