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手机门户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丹麦之战(中)

发布时间:2016-04-05 点击数: 字号:T | T

 

林建成参加新运会后留影

 

林建成在团长雷浩带领下于1965年4月访问巴基斯坦。

 

1963年第一代中国羽毛球男队

 

1965年10月,林建成与陈玉娘、汤仙虎、侯家昌、吴俊盛和中国驻丹麦使馆工作人员合影。

  林建成/口述 林小宇/撰文

  林建成,男,印尼归侨,现年78岁,退休前任职于福建省羽毛球队总教练。

  经过1个多月的北京集训,中国羽毛球队终于踏上了赴丹麦的旅程。

  飞机一路向西,我们的心情也随着目的地越来越近,紧张的感觉越来越重,尤其旅途让我们疲惫,站立时都觉得身体漂浮,出发前的豪情壮志被旅途的颠簸慢慢地消耗着……

  途经莫斯科

  飞机没有直接飞往丹麦,而是先到苏联首都莫斯科,我们住进了中国驻苏联大使馆。

  这是我们第一次出国到欧洲国家,虽然苏联也是社会主义国家,但欧洲的风土人情让我们新鲜和好奇,在此之前,我们唯一一次出国比赛是在印尼举办的“新兴力量运动会”,因为我们这些运动员大部分是印尼归侨,对东南亚很熟悉,但对欧洲却很陌生。

  为了让我们放松赛前的紧张,大使馆工作人员陪着我们游览莫斯科一些主要景点,克里姆林宫、红场等建筑都让我们感到震撼。

  陪同我们的大使馆工作人员也和我们一样,心里一直惦记着即将举行的羽毛球比赛,他们说:“等你们打完球回国再次路过莫斯科时,我们带你们看更多的地方。”其实他们这些话的含义是希望我们载誉归来。

  当然,我们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在我们的背后有着无数双眼睛在看着我们,从国家领导人到普通百姓,从熟悉的同学朋友到自己的父母兄弟,他们都期待着我们能打出好成绩,为年轻的新中国赢得一份荣誉。

  父亲的影响

  我的老家在福建石狮,当年父亲在乡亲们的帮助下来到了印尼,之后在巨港中华小学当了校长。在日本侵略印尼时,他辞职到了马拉鲁阿种地,到日本投降后,他在马拉鲁阿创办华文学校,后来又回到了巨港,并担任了中华小学的校长。新中国成立的消息传到巨港,他非常高兴,并在学校升起了一面五星红旗,据说这是巨港的第一面五星红旗。

  1952年,印尼发生了排华事件,暴徒四处要抓父亲,但都侥幸逃脱,无奈之下,全家人只好考虑回国。回到石狮老家后,父亲并没有安享晚年,而是受海外亲戚之托,在泉州市捐办了泉州华侨中学,并担任第一任校长。

  虽然父亲没有在我们孩子中刻意灌输什么思想,但他的一言一行都让我们看得明白,懂得“报效祖国,热爱祖国”是一个人的精神和灵魂,在我幼小的心里懂得,只要将自己的聪明和才智奉献给祖国,那么生命才有意义,生活才能精彩。

  也许那时的中国人都是这样想的,但我还认为,海外华侨对祖国的那份感情,比起别人会更纯洁、更炽热,不然的话,他们一讲到祖国两个字,一看到五星红旗,一听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就不会肃然起敬,就不会热血沸腾,就不会热泪盈眶。

  这也许是一名归侨运动员所有的感受。

  一次“突围”

  到达丹麦时,中国驻丹麦大使带着使馆工作人员到机场迎接我们,这是他们建馆以来,第一次接待中国体育代表团,而且此次的出访不仅仅是简单的体育比赛,因此他们显得格外慎重。

  虽然当时我们国家对体育比赛有着不同的理念,提倡“友谊第一,比赛第二”,有意淡化体育比赛成绩,但人们在心里还是习惯“胜者为王”的观念,只是嘴上不说,心里还是希望中国羽毛球队能取胜。何况,当时中国政府资金短缺、外汇稀缺,让我们出国不仅是“增加友谊”,更是彰显实力。

  更重要的是,在当时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包围和扼杀的情况下,世界体育组织将中国排斥在外,而国际羽联长期错误地接受台湾羽毛球组织为一个国家组织,使中国羽毛球队没有参加世界羽毛球比赛机会,此次出访,也是一次政治“突围”。

  也许这次的羽毛球队出访所赋予的意义很多,不仅我们队员有所紧张,连接待我们的使馆工作人员也很紧张,中国驻丹麦大使柯柏年也像大家一样“求胜心切”,他对队员说,“如果我们胜利了,一定好好庆祝。”

  客场作战

  虽然丹麦对中国羽毛球队的来访抱着轻视的态度,但心里还是有所担忧,他们知道中国在与印尼队的几场比赛都以全胜告终,所以他们派出了最好的运动员迎战。

  就在当晚要比赛时,东道主提出陪我们游览城市,碍于主人的“热情”,我们只好“客随主便”游览了几乎1天,中午我们只能简单地吃了些面包和咖啡,到了下午4点钟才回到了大使馆,这天的安排,可以说多少打乱了我们的安排,但大家还是能很好地消除影响,进入到赛前的精神状态。

  丹麦奥尔胡斯羽毛球馆灯火辉煌,座无虚席,观众都是丹麦人,而习惯“主场作战”的我们,第一次感觉到不一样的情景,但我们有充分的赛前准备,不会受场地“一边倒”观众影响。

  第一天共举行了4场男单、2场男双、2场混双、2场女单。男单是一个国家队水平的象征,所以,双方各排出4名选手,对方头号选手是科普斯、2号是汤姆.巴格,3号是约肯.莫登森、4号是斯.安德森。按丹方要求1号对4号,4号对1号,按这么一排我方要由吴俊盛去对科普斯,我们感到没把握,因俊盛单打水平不如他的双打,所以,就把方凯祥排至4号先对科普斯,吴俊盛对2号、侯家昌对3号、汤仙虎对4号。

  我的愿望

  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比赛前丹麦队提前半小时进场热身,这让我们提前看到了世界冠军的水平,觉得实力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高,特点不过是“稳”“准”,但速度并不快,这多少增添了我们战胜他们的信心。

  首先进行的是男子单打比赛,场地上同时展开4个赛区,也许丹麦方面还没有进入状态,大约半小时左右4场单打已告结束,汤仙虎以15:0和15:4战胜安德森,侯家昌以15:9和15:10战胜莫登森,吴俊盛以15:12和15:3胜巴格,方凯祥以15:6和15:10胜科普斯,紧接着女单两场陈玉娘以两个11:2轻取汉森,梁小牧以11:3和12:11胜斯特朗特。

  ……

  接着就是轮到我和梁小牧打第二混双对丹麦的世界冠军尼尔森/汉森,而我从来没打过混双,但排阵必须要我上去顶一下了。这也就是说,我们俩能赢则赢,即使输了也没关系。

  即使是这样,我还是很想赢,毕竟千里迢迢来到这里,战胜对手,取得胜利才是我最大的愿望。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