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手机门户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丹麦之战(下)

发布时间:2016-04-19 点击数: 字号:T | T

 

1963年,林建成在雅加达新运会运动村留影。

 

1963年,周总理观看中印对抗赛后接见中印运动员并留影,林建成在周总理左后。

 

1965年10月,访问丹麦的中国队在使馆前留影。

 

林建成在羽毛球比赛中的大力扣杀。

  林建成/口述 林小宇/撰文

  林建成,男,印尼归侨,现年78岁,退休前任职于福建省羽毛球队总教练。

  中国与丹麦羽毛球首战成绩让双方都没有预料到,中国队以4:0的成绩完胜丹麦,丹麦不仅没有得到1分,在汤仙虎与安德森的对局中,对方居然有一局吃了鸭蛋。这种胜利对我的鼓舞很大,但同时也给我带来更大的压力……

  一

  我的长项是男子双打,但因比赛要求我必须打一场男女混双,而在此前我们连磨合训练都没有,更没有参加过任何的比赛。但“排兵布阵”时让我兼打混双是有道理的,因为前面的运动员已经打过球了,为保存他们的体力,是为之后的比赛做准备,让我去顶混双也顺理成章。

  我和梁小牧的对手是尼尔森和汉森,他们都是久经沙场的运动员,不仅球技好,个头也比我们高,这在赛场上就是一种优势。面对他们的多种优势,我和梁小牧商量不用传统的一前一后混打模式,而是采用轮转进攻,这样做可以发挥我们灵活多变的长处,并且可以打乱对手的阵脚,只要他们阵脚乱了,我们就可以“以乱取胜”,控制场上的主动权。

  传统的男女混双布阵基本都是女在前,男在后,利用男子体力好,弹跳高,进行大力扣杀。如果我们采用这种办法,这正中对方下怀,在网前对攻时,他们就可以占据身高优势,将我们压制在拍下。于是我让梁小牧在后场朝最好攻的边线杀球,一旦他们回球不好,我就可以发挥出快速而又大范围的飞行封网。

  果然,比赛正如我们所预料的那般,对方的阵型大乱,整场都是在被动回球,进攻的权力都掌控在我们的手上,第一局以15:4获胜。

  二

  原先担心会输,但却轻松获胜,而且我们对阵的是世界冠军尼尔森和汉森,这让我原先紧张的心情放松许多,心里觉得这场球赛不会难打。

  也许我们这种“轮转进攻”进攻的打法不仅让对手一时招架不住,也引起了观众的兴趣,同时也把本来在别的场地摄像的记者引来,很快我们的场地边就架起了摄像机,而且贴着我们很近。

  这种突然的改变,让我很不自在,头脑里一直开小差,虽然心里不害怕对手,但注意力一直集中不起来,原本领先很多球的我们,最后被对手追了上来,第二局以12:15输了。场地休息时,王教练问我为什么第二局输了,我如实谈了想法,王教练说,“你管他们拍什么,你就集中精力按第一局那样打就可以了”。第三局我就不再想那讨厌的摄像机而专心打球,结果我们轻松地以15:3战胜了对手,这天我们队以11战全胜的成绩结束了比赛。

  赛后我们被大会组委会留下吃饭,回到大使馆时已经是凌晨2点多钟了,当我们走进大使馆时,看到大使馆全体工作人员都在等着我们,大家兴高采烈地欢呼胜利,柯柏年大使激动地对我们说,“你们是中国人的骄傲”。

  但使我们感动的却是大使馆所有的工作人员,他们为我们的出访做了大量工作,比赛的当晚,他们就像家里的亲人那样一直等着我们回来到凌晨。

  三

  第一回合让丹麦队惨败,不服气的他们提出继续比赛,他们的男单最强选手科普斯甚至在报上刊登了文章表示“要在奥胡斯进行报复性比赛”。

  那时的中国运动员不仅要学技术,也要学政治,在准备第二回合比赛时,我们学习了毛主席著作,运用毛主席的“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来策划接下来的比赛,决定在奥胡斯进行7场针锋相对的歼灭战,我们排出了冠军对冠军的比赛阵容,结果全部2:0歼灭了对方,男单和混双分别把对方打出了一个0分,其中,汤仙虎对科普斯一战,15:5、15:0大振中国的威风,大灭丹麦队的士气。

  第二回合比赛后的第二天,原先唏嘘调侃中国羽毛球的丹麦媒体,突然转变态度,不是指责丹麦队的不是,就是拿他们的队员说事,还有的以大幅横标刊登了”世界冠军吃鸭蛋”的报导来发泄对本国队的不满。

  据说,不堪舆论的压力,世界冠军普斯从此挂拍退出羽坛,而奥胡斯这个羽毛球比赛馆从此悬挂出仙虎上网动作的大幅照片,以示崇拜,时间长达十几年。

  其实丹麦之战只是我们出访欧洲的第一站,接着我们又在赫尔辛格和瑞典的马尔摩和斯德哥尔摩进行了十几场比赛,结果均是2:0比赛取胜。

  四

  此次出征丹麦等欧洲国家一共打了34场球赛,结果全部获胜,总比分是34:0,除了我和梁小牧对阵尼尔森和汉森这场球是2:1取胜外,其余每局都是2:0获胜。

  这个成绩在现在可能不算什么,但在当时却是一个巨大的胜利;这个胜利现在可能仅是一个体育赛事的胜利,但在当时却超出了体育范畴,是一个政治的得分,是一个国际外交的丰收,更是一个曾被奴役、被欺负、被侵略的国家,重新站立起来,展现勇于进取、不畏困难的机会。

  虽然当时中国羽毛球还被排斥在国际组织外面,但此役后全世界的人都承认中国才是“世界冠军”,而且是“无冕之王”。

  赛后,我们回到北京受到了热烈欢迎,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国家体委主任贺龙接见了全体队员,并在北京著名的烤鸭店请我们吃烤鸭。期间,贺龙元帅鼓励我们从零开始,再接再厉。

  也是从那时起,我的一生就和羽毛球结下了不解之缘,曾任职于福建省羽毛球队总、副总教练,培养了林瑛、吴迪西、郑昱鲤、施文、吴宇红、陈瑞珍6名世界冠军,以及20余名全国冠军队员。之后还受聘英国羽协,为英国国家男女队及青年队训练过100多名优秀选手,使当年英国国家男女队首次双双进入汤尤杯前四名。

  五

  如今我已是近80岁的老人,最让我难以割舍的还是羽毛球,为了让羽毛球这个运动生生不息,我和一些羽坛老将们创办了《全球华人杯》赛,这个赛事最多时人数有千人之众,这让我感到无比的高兴。

  ……

  一个国家级运动员,一生的比赛数也数不清,但有时的赛事却终身难忘,除了丹麦之战让我刻骨铭心,还有的是印尼队来访的比赛,那时我们敬爱的周总理就到场观看,取胜后他和我们一起合影,而我就站在他的身旁。

  然而,我想让人们记住的不是我们每个为国争光的羽毛球运动员的名字,而是记住这些为新中国羽毛球奠定基础和获得胜利的人,这些前辈都是归国华侨,因为他们比谁都爱自己的祖国。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