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手机门户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老华侨的眼泪

发布时间:2017-05-10 作者:洪长晖 点击数: 字号:T | T

 
  离开菲律宾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有时甚至觉得在这个美丽的千岛之国所度过的半年时光恍如大梦一场。但是,当我每一次想起,总会有一双眼睛闪入我的记忆,仿佛是一个固执的提醒,提醒我那段生活的真实,提醒我用心去铭记那段生活,用心去体会那段生活。

  那是一双已然浑浊的眼睛,那是一双真诚而沧桑的眼睛……

  那是我到达菲律宾后第一次离开首都马尼拉。当时我作为当地著名的华文报纸《世界日报》的记者,跟随中国驻菲律宾大使宋涛先生前往菲律宾北部的拉瓦格,报社交给我的任务是采访大使在当地的活动以及华人社团菲华联谊会拉瓦格分会的成立仪式。

  拉瓦格是菲律宾北部重镇,当地华人称之为佬沃。从地图上可以看出,这里离中国台湾已经非常近。据同行的菲华联谊会秘书长介绍,拉瓦格的华人并不是很多,也就几百人。不过,中国政府对当地华人非常重视,在这里设立了领事馆,而宋涛大使也非常关注华人在当地的活动。此次便是借访问拉瓦格之机出席了菲华联谊会拉瓦格分会的成立仪式。

  就是在这个仪式上,我邂逅了一位当地老华侨。他姓施,自我介绍说祖上是福建人,从他父亲那一辈就来到了菲律宾创业,现在他的家庭在当地算得上是相当殷实的。施先生告诉我,因为平时缺少语言环境,他的普通话说得很不流利,但他一有机会就要练一练。这也让他对来自祖籍国的同胞充满好感。在当地有一家华文学校,学校刚接纳了两位从中国来的汉语志愿教师,施先生很快就和她们热络起来。据这两位分别来自厦门和南平的女生说,她们刚到菲律宾,人生地不熟,施先生带给她们的是一种亲人般的感觉,她们都已经记不清在施先生家里吃过多少次饭,施先生又多少次带她们去买菜了。

  当天晚宴时,我就特别和施先生聊起这两个女孩子,施先生像个孩子般笑了起来,说:“她们很喜欢吃我做的菜咯。”随即向我夸耀他如何做菜,又如何教这两个女孩子做菜。并且指着我们餐桌上的菜说,这道菜缺少什么原料,那道菜不是正宗菲律宾做法。其实他的普通话相当蹩脚,再加上他说得很兴奋,我也只能听得个大概。或许是他见我的反应不够热烈,停顿了一会才喃喃说道:“我的中国话说得很不好啦……”

  我问他:“施先生最近这些年有没有去中国走一走,看一看?”

  不料,我这话甫一出口,施先生就像是被什么击中了一般,定在那里,久久地,然后说,“去过,去过好多次了。感慨太深了,中国太伟大了……”

  他从口袋抽出一张餐巾纸,吸了吸鼻子,接着说:“我到过西安,到过上海,一次比一次变化大。要是我爸爸还在就好啦……”

  那一刻,他已经老泪纵横,再也说不出话来。

  坐在一边的我刹那间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不住地轻抚着施先生的肩膀。我想不到的是,这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在这一刻竟然会如此动情地想念着祖国,尤其是还想着自己的父亲没有看到这种景象。

  第二天一早,我就坐飞机离开了拉瓦格。我甚至都没有机会和施先生道别,但我知道施先生的眼泪已经在我心底留下了深深的烙印。也许,我们常说的“赤子之心”便是指此吧,不常说出,不常表达,却会在一瞬间迸发。

  (洪长晖)

相关链接